行業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川滇多個礦山污水直排長江流域 尾礦壩形同虛設
來源:新京報總瀏覽:142701

       對長江流域生態安全和水資源保障有舉足輕重作用的金沙江的峽谷中,隨著梯級水電站群建設逐步完成,密集礦山開采隱患逐漸增多,2300多公里江段上分布著眾多的排污點。

       萬里長江在四川宜賓以上被稱為金沙江,金沙江對長江流域生態安全和水資源保障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其地質構造復雜,發育歷史曲折漫長,地質環境惡劣。如今在金沙江峽谷中,隨著梯級水電站群建設逐步完成,密集礦山開采隱患逐漸增多,2300多公里江段上分布著眾多的排污點。

 

       2015年7月2日,云南金陽縣金陽河口,三個礦業公司,幾十個鉛鋅礦采礦洞,將開采的鉛鋅礦礦渣直接傾倒在山坡進而入金沙江,形成不穩定滑坡體,并侵占金沙江庫容。這些礦山基本沒有尾礦壩,生產污水就直接排放金沙江中。

       2015年7月2日,四川涼山溪洛渡水電站庫區,泥石流造成兩處隧道堵塞。泥石流爆發區域有諸多采礦點,礦洞隨意廢棄的大量礦渣,被泥石流裹挾著傾瀉而下,加劇了危害。

       2015年7月5日,云南省昆明市東川區因民鎮田壩村落腳組,田壩村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易天貴告訴記者,金因公司開礦過程中,造成的泥石流把組里45畝水澆田覆蓋,至今沒有獲得賠償。

       萬里長江在四川宜賓以上被稱為金沙江,金沙江對長江流域生態安全和水資源保障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其地質構造復雜,發育歷史曲折漫長,地質環境惡劣。

       如今在金沙江峽谷中,隨著梯級水電站群建設逐步完成,密集礦山開采隱患逐漸增多,2300多公里江段上分布著眾多的排污點。

       

       采礦污染

       當地環保局回復:“不會有排污現象”
  
       “金沙江沿江兩岸分布著難以數計的礦廠,很多都將含有重金屬和有毒化學元素的尾礦水直排到金沙江。”一位金沙江環境問題的學者告訴。
       7月4日,到達云南省昆明市東川區因民鎮田壩村落腳組,田壩村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易天貴告訴,4月25日,落雪礦區曾發生一起礦難,當地礦山被責令停產整改。但20天前,又有些礦廠開始偷偷生產了,一旦所在區域的十幾個礦廠開工,僅有的水源就會被礦廠全部占用,農作物無法種植,全組83戶人家生存艱難。
       “到了晚上,順著機器的轟鳴聲到金沙江邊,你就可以看到尾礦水通過管道直排到江里,便可判斷有沒有在生產”。一位村民說道。
       深夜,沿著金因和萬金兩個銅選廠的黑膠管,跟隨村民向金沙江搜尋,巨大的管道直插金沙江內,一股半米高的“噴泉”從乳白色的水面噴發,白色的污水和汛期黃色的金沙江水形成鮮明對比。
       “其實,田壩村的現狀不過是東川區的一個縮影,現階段,由于銅、鐵、鉛、鋅等市場低迷、價格下降,多數礦廠處于停產狀態,污染相對減弱。”地質和環境研究學者楊勇表示。
       對于現仍有尾礦水直排問題,東川區環保局局長的回復是“現在企業都在停產狀態,不會有排污現象。”
  
  地質隱患
  尾礦壩形同應付檢查的擺設
  
  7月3日,登上云南昭通巧家縣茂租鄉茂新礦業公司的尾礦壩,尾礦壩建在一條山溝的半山腰,高出金沙江500多米,數十米高的尾礦壩墻雖然又用沙袋加高了幾米,但尾礦依舊溢出。
  
  沿途僅在金沙江云南省昆明市東川區和四川省涼山州的部分礦區,就發現百余座蓄滿尾礦的尾礦壩和漫山遍野的尾礦渣土堆積在山間峽谷,大多數尾礦壩和棄渣場分布在地質條件脆弱,易引發泥石流的陡峭狹窄溝谷地。同時,金沙江從四川省攀枝花市到云南省巧家縣約400公里江段,分布有上千座礦山和數不清的采礦點,很多臨江的山體被開挖掏空。
  
  “金沙江最大的環境問題不只是金沙江水污染問題,更嚴重的是大量堆積的尾礦壩和山體采空后的地質災害隱患?,F在是停產階段,如果再次開工,尾礦庫已經沒有庫容。這些尾礦壩根本不能滿足大量日產尾礦的處理,而成為應付環保檢查的擺設,偷排甚至明排成為常態。”楊勇告訴。
  
  據初步調查統計,金沙江流域共分布有地質災害3739處,其中滑坡2032處,崩塌322處,泥石流932處,不穩定斜坡453處。
  
  轉型艱難
  產業結構調整短期難見效益
  
       依靠水電投資和礦業開發是金沙江沿岸政府的主要經濟來源,四川省會理縣常務副縣長唐曉兵接受記者采訪表示,目前會理縣已逐步進行產業結構調整,會理縣礦業占70%的財政收入,今年以來,因國內上游原材料市場低迷,約有70%多礦業企業停產,礦業經濟一垮皆垮,上半年減收2億多。向綠色能源轉移的項目,光伏發電站和風電已經初具規模。綠色能源開發和旅游等轉型,短期內很難看到效益,目前無法彌補礦業虧損造成的財政收入下滑。
  
       同時,唐曉兵呼吁:“應盡快確立河谷保護帶和功能保護區,要依靠法律和制度,建立相關的生態補償機制,因為金沙江生態功能和水資源功能讓下游城市受益巨大,應該通過特殊機制對上游補償”。